新闻热线:15379009688,0931-4809111   新闻邮箱:zglzw2012@163.com  QQ:1538783093  

设为首页

您当前的位置 : 兰州网  >  新闻中心  >  媒体评论  >  小兰说  >  鸡蛋花

“文学之都”更在看不见的地方


稿源:新京报 编辑:胡巧 发布时间:2017-05-19 09:59      【选择字号:

  “文学之都”不只是文化名人的堆叠,不只是文化场所的兴建,也不只是文学作品的量产,更应该是一个城市的市民对文学的参与程度,是文学对市民的影响。

  卡尔维诺曾经描写过这样一座城市,与其说它是一座城市,倒不如说是无数城市组成的一个荒原,因为在这座城市里,每一条街道,每一个市中心都长得完全相似:他们驾车送我经过的郊区,跟别些地方的郊区没什么分别,都有绿绿黄黄的小屋子。依循着同样的路标,我们绕过同样的广场里的同样的花坛。市区街道上陈列的商品、包裹、招牌都没有改变。

  这简直就是一个预言,对今天中国千城一面的预言。在一座座城市纷纷现代起来的时候,在一座座城市越长越像的时候,许多城市的管理者慢慢认识到,有特点、有特色,可能才是一个城市的竞争力。于是,有特点的开始重建特点,有特色的马上恢复特色,即使没有,挖地三尺也要找出来。

  从2004年起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先后评定世界上二十个城市为“文学之都”。截至2016年,有包括克拉科夫、爱丁堡、海德堡和墨尔本在内的20座城市当选。日前,南京提出将申办世界“文学之都”。

  我以为,南京申办世界“文学之都”,就是一座城市寻找特点、寻找特色的一个最新案例。

  “文学之都”这顶帽子实在不小,来头也大,一旦戴上,不仅容光焕发,还可以和其他城市搞差异化竞争,各种或显或隐的利益定会源源不断,难怪申办者会前仆后继。2012年,深圳市就曾申请过“文学之都”,2016年初,上海也有政协委员递交提案,建议启动上海申报世界“文学之都”的工作。

[1]  [2]  下一页  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