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中国兰州网  >  新闻中心  >  社会
老字号的“年轻密码”
发布时间: 2021-11-23 09:46 稿源: 人民网   编辑:李晔瑶

  “您问稻香村新开的店呀,前面正排队那家就是,最近热闹着呢。”北京张自忠路地铁站外,一位围观下象棋的老大爷对前来问路的年轻情侣说。

  北京稻香村零号店门前,店长饶凤琴看了看面前的队伍,“像今天这样,排上半小时就差不多了,8月底刚开业时,有顾客足足等了两个半小时才买上点心,队伍几乎可以排到100米外的北京稻香村第一营业部了”。

  与零号店同月开业的北冰洋花园北路体验店“北平制冰厂”,也体验到消费者相似的热情。“北平制冰厂建在单行道的胡同里,连汽车都不好进,可年轻人就是有本事找到这里,店门口的长椅也成了打卡点。有时街坊下班回家想买杯冰沙,我们一看,材料都用完了。”北平制冰厂项目负责人陈帅说。

  老字号“翻红”,已不是一件新鲜事。近年来,同仁堂、五芳斋、大白兔等老字号品牌,都曾通过创新之举收获了大量的关注。北京稻香村零号店、北平制冰厂受到的关注,让老字号焕新这一话题又有了新的案例。

  根据商务部对1128家中华老字号企业2019年经营情况调查,84%企业处于盈利状态。据商务部监测,2020年虽然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仍有75%左右的中华老字号企业实现了盈利。

  老字号的魅力,究竟来自哪里?

  老地方,新感觉

  北京稻香村零号店地处北京东城区东四北大街,是其第一营业部1984年复业的旧址所在地。

  旧址重建,也是北平制冰厂的特色。体验店的名字取自北冰洋食品公司前身、创建于1936年的“北平制冰厂”,店铺所处的位置,也是北冰洋工厂的旧厂址。

  “回到老地方”的零号店和北平制冰厂,在店面设置上却并未选择原汁原味的旧址复原路线。

  零号店内一次可容纳12-20名顾客,饶凤琴注意到,大多数顾客进店后会开启“打卡”模式,“年轻人是一进门就开始拍照,老街坊也会到处转一转、看一看,毕竟像糕点文化科普墙、枣花酥顶灯这些装置,都是其他店没有的”。

  北京合符艺术有限公司创意总监黎卫齐带着90后团队承担了该店的内部设计工作,“敲定设计稿就花了45天。我们从北京稻香村100多年的历史里抽取出枣花酥、牛舌饼、翻毛月饼、走锤(糕点制作工具)、点心匣子等代表性元素,又对其进行艺术化的重构组装。现在的年轻人都看重创意和沉浸感,我们希望零号店能达成这样的效果”。

  新奇与沉浸,也是北平制冰厂力图带给消费者的感觉。

  北平制冰厂门口的两张“冰冰熊”长椅,在社交平台上出镜率颇高。与北冰洋最具辨识度的冰山白熊标志相比,冰冰熊的形象更为拟人化。

  “北冰洋曾经被外资企业‘雪藏’了15年,开设这家体验店,我们希望能重新打造和输出北冰洋的品牌文化,带给老顾客、新朋友全新的体验。”陈帅说。为更广泛地触及年轻人的喜好,陈帅引入了公司外部的年轻团队来参与项目策划、IP设计、空间规划等工作。

  “团队对冰冰熊做了更‘萌化’的提炼,此外,冰冰熊头上顶着的小橘子代表北冰洋的主打产品橘子汽水;面包、冰淇淋等IP形象也各有自己的故事和产品线,将它们合在一起,就是‘熊友家族’。”陈帅说。北平制冰厂二层的文创展示区,陈列着咖啡杯、手机壳、帽子、抱枕等文创产品,这些都是基于冰冰熊、熊友家族形象设计出来的。

  值得留意的是,店内所有IP形象都使用了橘、白、蓝三色,这三种颜色也是北平制冰厂的主色调。“这三色和北冰洋的品牌内涵一脉相承,有利于加深品牌辨识度。”陈帅说。

  自2019年6月以来,清华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成立“老字号研究组”,对中华老字号展开专项研究。在研究组牵头人沈晔研究员看来,老字号在旧址上开设新店,是为消费者“塑造了一个既能跨越过去,又能连接现在的场景”,“以产品和服务为依托,使用当下消费群体可以接受的沟通方式,可以把老字号品牌长期积淀的价值更精细地表现出来”。

  建立新的情感链接

  提起稻香村,“邻里”是沈晔最先想起的词。

  “北京稻香村代表了北京的街坊文化。我们去调研的时候就发现,街坊邻居隔上几天就要去稻香村转转,你说他们真有那么多东西要买么,也不见得,北京稻香村是为顾客营造出了一种可以聊天的氛围。”沈晔说。

  作为北京稻香村零号店项目负责人,90后北京女生曹思源对北京稻香村的最初记忆,来自于“春节里串亲戚的那盒点心”,“小时候喜欢吃甜食,过年亲戚拎着点心匣子来串门,我心里光惦记着盒里的山楂锅盔了,现在想来,反而是那种热火朝天的情感更难忘”。

  如今,曹思源协同研发团队一起推出了24款现烤点心和12款饮品,其中既有时隔30多年“回归”的眉宫饼、眉毛肉饺等传统糕点,也有以紫禁花开、中国象棋、北京胡同、国粹京剧为主题的新品,以及以“明星糕点产品”的味道为基底的京味奶茶。

  “很多产品都是依托北京的城市文化、市民生活设计出来的,这么多年,稻香村已经成为街区生活的一部分,街坊也包括老中青各个年龄层。我们推出零号店,不是去迎合某一类消费群体,而是希望通过品牌的焕新、年轻化,来不断延续与消费者的联系。”曹思源说。

  沈晔认为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与消费者建立起长久的情感链接、记忆链接,正是老字号有别于年轻品牌之处,“(这种情感联系)也许是过往的某次回忆,也许是一些情感片段,也许是对一种企业文化的认同,比如杭州胡庆余堂每年会在腊八节施粥,很多人会去排队,他们看重的不是粥本身,而是品牌‘真不二价’的文化价值”。

  北平制冰厂的一面背景墙上,固定放置着三排玻璃瓶橘味汽水模型,同款汽水和现调鲜果冰沙、熊掌冰棍等,都是店里的畅销产品。

  “与经典款汽水相比,新版在玻璃瓶样式和汽水口味上做了一定优化,但还是保留了最精华的部分。其实,在是否沿用玻璃瓶这个问题上,团队曾经有顾虑,我们担心玻璃瓶太过普通、已不能再吸引消费者,可结果却恰恰相反,越是简单的,消费者就记得越清楚,如今常有老顾客来到店里,拿起玻璃瓶汽水和我们讲述他们小时候与北冰洋的故事。”陈帅说。

  年轻人对玻璃瓶汽水、瓷瓶老酸奶等经典产品的喜爱,令陈帅感到意外,“15年的‘雪藏’,让北冰洋错过了这一代年轻人的童年,目前年轻人喜爱这些‘老’产品,更多还是出于对老字号热门款的好奇,以及尝鲜的社交需求。不过,看到一批批年轻人举着玻璃瓶和‘冰冰熊’拍照,我们相信,未来的老顾客就在他们之中”。

  持续创新不做“网红”

  在社交平台上搜索稻香村零号店、北平制冰厂,常能看到“出片”“爆款”“网红打卡地”等字眼儿。两家老字号体验店在开业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,已然尝到了“走红”的滋味。

  “有人说,是国潮热带来了老字号的复兴,其实,老字号在诞生之初就是领风气之先的国潮,甚至可以说,国潮就是老字号创造的,老字号从来没有离开过国潮,也从来没有离开过创新,所有目前还能看到的老字号,都是经历过无数次创新才存活下来的。”沈晔说。

  创新,常常意味着快速迭代。在陈帅看来,要谨慎看待消费者求新求快的需求,“常有年轻消费者问我,你们什么时候推新品啊,我下次来的时候能不能有‘惊喜’?大家对我们有期待、有热情,这当然是好事,但是我们在打磨产品时,也不能只图快,还是要考虑产品是否具有生命力,在品牌整体规划中处于什么位置。要是只是为了眼前的效果,就一窝蜂地推出不成熟的产品,在短暂的火爆之后,留下的就会是遗憾”。

  黎卫齐并不认同将稻香村零号店归入网红店的序列,“什么是网红?网红与长红相对,也就是不长久的意思。我们选取这么多元素来打造零号店,并不是为了一时的噱头,而是希望品牌文化能走进顾客心里”。

  “一店一策”是稻香村近年来在部分门店改造过程中推行的方案,作为方案的试点项目,零号店也是稻香村品牌布局上的一个环节。

  北京稻香村副总经理石艳表示:“零号店意味着‘从零开始’,是‘一店一策’里改造最彻底的,但零号店正在探索的品牌年轻化经验,比如升级烘焙间、售卖现烤糕点、复刻传统点心等举措,已经在不少门店推广开来,零号店再特殊,也始终是稻香村体系里的一员。”

  在沈晔看来,企业的每一次创新,都应服务于品牌的整体发展定位,“网红归根结底是一种营销效果,而非老字号的终极目标。无论是产品、服务还是业态上的创新,如果不能传递品牌文化、将创新嵌到老字号的品牌体系中,那这创新就只是浮于表面,甚至是对品牌的消耗”。

 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稻香村零号店、北平制冰厂的开业和火爆,为研究老字号品牌焕新提供了一个参考截面。在消费市场风起云涌的当下,老字号要想实现从长寿到长青,还需在创新之路上继续走下去。

  “从长寿到长青,这也是每一家企业的梦想和初心。”沈晔说。(见习记者李璇)

稿源:人民网   编辑:李晔瑶
-->